“完颜慧德”为何让大学生“上头”

发布时间:2024-04-21 13:57:02 来源: sp20240421

  最近的短视频平台,不少大学生都“考颜上岸”了,随之也带火了网红“完颜慧德”。

  “完颜慧德”是谁?

  要是你在刷视频时看到一位头发干枯蓬松,黑色半包眼镜搭配着职业西装,用“不着调”的口音为网友的心理问题“答疑解惑”的女士,不用猜,那若不是网红“完颜慧德”,就是模仿“完颜慧德”的大学生们。

  在流量转瞬即逝的时代,她凭借独特的“完言慧语”,在互联网上火了3个多月。“敌咪”(敌蜜,闺蜜的反义词),“笑拥咧”(笑晕了),“想莲艾”(想恋爱),都是从她的直播中传出的“梗”。

  她在短视频主页中的自我介绍里写道,“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北大心理系毕业、家庭教育的推动者”,然而却有不少网友吐槽她在疏导网友情绪时让人觉得脑袋空空,逻辑混乱,加上独特的口音,使得每场直播都是一次“新‘梗’诞生记”,有人评价说:“完颜老师天生就是玩网络的料。”

  “女人要iPhone手机”(女人要安分守己) “笼里的问题”(伦理的问题),这些不经意造出来的“金句”,因为声调怪异、无厘头,在大学生群体广为流传,但是,在过度玩“梗”之后,“完颜慧德”原本想要传递心理学知识的视频也丧失了严肃性。

  玩“梗”要适度,无脑“烂梗”应该被拒绝。近些年,网络上的“梗”频繁更新换代,从“蓝瘦香菇”到“尊嘟假嘟”,越来越多流行语已经成为一些年轻人的“口头禅”。曾有专家说,长期观看和模仿“烂梗”会在无形中降低我们的词汇储备量和语言表达能力。

  比如,当我们表达无奈时,可能脱口而出就是“我真的会谢”,表现惊讶时,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我嘞个豆”,描述自己性格时,用“i人e人”概括。虽说方式简单凝练又幽默,但如果真把“烂梗”放进现实生活中,也会适得其反。

  前几年,网红“郭老师”红极一时,班级里不少同学都加入了“耶斯莫拉”(无意义的惊叹)的队伍。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称呼对方都用“集美”(姐妹),一下课就有同学模仿“郭言郭语”,大家像“猴子开会”一样,满教室都是刺耳的笑声。班主任为此十分苦恼,一来是跟我们没有共同话题,只能站讲台上懵懵地看着我们。二来是觉得我们的吵闹影响了班级的学习氛围。不久之后,学校便开始了严查手机的行动。

  从“奥利给”“一给我哩giaogiao”到“拱出去”,我们对“梗”的包容度越来越高,似乎“万物皆可造梗”,这种泛娱乐化行为的背后,除了为调侃、解闷,其实还有“审丑文化”的诱导。

  当下,网络上出现了一批行为乖张、以搞笑的名义装疯卖傻的网红群体,他们通过在镜头前浮夸的表现来哗众取宠,赚流量、搏眼球,虽然也有多数网友认为污染了网络环境,但这股“歪风邪气”却屡禁不止。

  为什么有些人一刷到不入流的“审丑文化”就“走不动道”,非要一探究竟?

  以前流行过一句话,“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那些“重口味”的网红们“自我物化”,刻意扮丑,通过制造各种“感官冲击”使一部分猎奇的年轻人沉迷于粗暴的“低级趣味”。但有趣并不能用恶搞来实现,变异的搞笑只会让我们的审美畸形化,模糊美丑之间的界限,降低辨别美丑的能力。

  一些青年热衷于成为“少数的人”,拒绝古板、枯燥的事物,当对日常接触的内容出现审美疲劳时,便会有人反叛主流审美,模仿起浮夸、荒诞的绝活并进行传播,甚至产生对这类内容的依赖,形成扭曲的审美风尚。

  当然了,并不是所有的“梗”都源自“审丑”。

  很多流行语能火起来,就是因为简单的几个字拼凑起来却饱含深意,戳中很多人的笑点、痛点,既满足了大众情绪的表达,也能促进同龄人的交流沟通。但当“热梗”变为“烂梗”,就该提高警惕,这种带有歧义的表达方式是否会给他人造成误解或传递负面的社会情绪和不良价值导向。

  我们可以试着把精力放在电子屏幕之外,抵制无内涵、无意义、无品味的“三无”烂梗,拒绝人云亦云,才能治好提笔忘字、开口忘词的尴尬“失语症”。

  好好说话应该是每个人都要学会的一件小事。

  赵雪霏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付子豪】